電影《重慶森林》是1994年王家衛作品,分為兩段故事,兩段故事中各有兩個人物,故事表象沒有相關,實質上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第一段中的阿武與林在街頭擦身而過,於是阿武說出那句經典口白「我們最接近的時候,我和她的距離只有 0.01公分」代表每個人都有機會擦身而過,擦身而過後能留下什麼?有,或沒有。0.01公分的距離,代表空間的距離,是一個表象的數字,導演藉由這數字的「小」帶出了影片概念的大,重慶森林亦小亦大,小在人心,大在概念,《重慶森林》想說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故事,其中多首經典的樂曲還代表何意涵?


  有很多原因讓我們記住一部電影,一部電影的特別、遐想、刺激,亦或感官的方式,讓人電影在看過之後仍舊印象深刻。促使記憶的元素很多,畫面、鏡頭、人物腳色、場景,甚至一個回眸的眼神各種枝微末節的內容,淺在或外顯的。一部電影能使人記在心頭的原因因人而異。很多情況下我們記住一首歌是因為一部電影,而會記住一部電影也可能是因為一首歌。這首歌可獨立處於一個狀態,但當導演技術性地與畫面結合為畫面中的環境音樂、情緒音樂、歌曲直接成為台詞的一部份,又或直接當作配樂,看似隨意運用,實際上卻反映了導演在影像表象後的動機。

  《重慶森林》的故事以兩段不同的支線為主,分別是失戀警察阿武、女殺手林與五月一號過期的鳳梨罐頭;第二段為警察663、夢遊女孩阿菲,以及加州的陽光、飛機與登機證的故事。

  昏暗光線、不穩定的鏡頭,構圖的不規則,實際上則是給予這部電影畫面的規則,昏暗曖昧的冷暖色調對比運用,王家衛的特殊拍攝手法展顯社會的繁雜、快速,人與人之間距離緊密,實質上的冷漠在穿梭來往的人群街道中,帶出第一段故事。音樂選用〈太空內的快活〉,充滿未來感,介於現實與非現實間的旋律編排,如同畫面中阿武與林的奔走,為影片揭開序幕,這段音樂即成為在城市間穿梭的代表音樂,伴隨人急忙的行走,使影片中角色的身份呈現出一種神秘、冷酷的印象。

  林青霞所飾演的女毒販在《重慶森林》中的代表性音樂,更精確地來說為林出現在酒吧中出現的音樂-Dennis Brown (1957-1999)在1970年完成的Things In Life,Things In Life中譯為「生活中的意義」,林的腳色從頭至尾都神秘、冷酷、俐落且有原則,那麼的鋼硬如同這個城市,灰色的水泥森林,導演卻賦予這個角色這首帶輕快節奏,帶點藍調爵士的大調樂曲呢?由兩個面向來說,第一,藉由這首曲子現代輕浮的調子帶出酒吧裏頭的氛圍,酒保與女服務生的情愫、肉體;第二,Things In Life所要表達的不是配合林的女殺手角色,而是要表達一種「對比」的關係,強化戴假髮、穿雨衣、戴墨鏡及濃妝的女殺手形象,襯託其神秘冷峻的角色模式。林在電影裡從頭到結束都沒有摘下她的紅框墨鏡,她的穿著打扮像隻隨時戒備的刺蝟,防衛的是這個無法預期的城市,在她任務失敗回到酒館,接著走在車水馬路的夜路中,音樂下,配上電影中時常使用的人物口白:「每次穿雨衣,我都會戴太陽眼鏡,永遠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下雨,什麼時候出太陽」。關於林的另外一個音樂就是在和印度人合夥販毒時運用的東南亞音樂。西塔琴產生的迷幻旋律加上急促的笛聲與鼓聲,鏡頭快速的轉換與林青霞數鈔票的手的蒙太奇及音效結合,帶出林的剽悍幹練,也傳達出這過程必須要有的精準度。該處音樂選擇節奏快速、帶有神祕感的東南亞音樂與影像結合,導演沒選擇好萊鎢式的情緒音樂,反倒利用巧妙的東南亞配器,完整結合內容角色、情節、畫面、節奏,使音樂成為了電影和觀眾間中介者的角色,運用之巧妙令人嘆然。

  女殺手林與阿武的共通音樂在巷弄追逐時所使用的是同一首「追逐一班行而上列車」,音樂在阿武的警察追逐場景替緊張感加分,但在林青霞執行殺死叛逃的印度人時,運用的空間更大,音樂與印度歌曲結合,表達出場景及林即將復仇的目標及野性。在酒吧裡因失戀而失意,打遍所有女性電話就是約不到人,還一晚被兩個阿MAY拒絕兩次的阿武到了酒吧,誓言愛上第一個走進酒吧的女人,林青霞飾演的女殺手這時走了進來,從阿武勇敢上前攀談開始,兩段沒交集的人開始有了交集。兩人開始一段談話,此時的背景音樂「汗雨淚」利用Saxphoon、Trombone等樂器製造出一種曖昧、慵懶、放下城市塵囂的感覺。當林面對阿武的調情,她防衛性的冷淡說:「我是不會愛上你的」手中的菸呈現林的滄桑。兩人最後到了旅館,天快亮時阿武幫林脫鞋與擦鞋,在阿武離開後,林的起身凝視,背景藍調音樂呈現的慵懶與畫面中的林形成對比,阿武的舉動使林永遠冷靜的臉,起了些許變化。由音樂的延續帶到畫面的轉場,轉到在跑步並且即將把Call機丟掉的阿武,阿武在收到一位女子的生日快樂後說出了那句經典台詞:「如果記憶是一個罐頭,我希望這個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音樂自此停止,轉回清晨即將結束營業的酒吧,Things In Life再度響起,酒保與女服務生的激情後,林的出現使第一個故事結束在脫下假髮後的罐頭畫面,罐頭上的日期為1-MAY-1994。

  第二個故事開始時,阿武與阿菲在速食店撞上,阿武口白再次出現:「我跟她最接近的時候,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0.01公分」但轉場在「6個鐘頭後,她喜歡上另一個男人」至此,到第二個故事,梁朝偉所飾演的663出現,這時響起的音樂為The Mamas and the Papas(1964-1968)的California Dreaming。理所當然地,〈California Dreaming〉成為第二個故事的主題音樂。在音樂中,阿菲愛上了警察663。在663尚未失戀前與空姐女友的嬉戲畫面,配上〈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使兩人親熱激情的畫面不落俗套,反而呈現出在都市狹小令人窒息的悶熱空間中,人在戀愛下仍舊能不去留意都市的狹隘,延續激情。

  而我們也不難發現,只要由王菲飾演的阿菲出現,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會響起那首〈California Dreaming〉,配上王菲的搖頭晃腦,古靈精怪,她對於663空姐前女友的在意及對663的好奇,後續她為663所做的「更換」行為時,都會出現這首曲子,另外再加上由王菲本人演唱的〈夢中人〉,編曲搖滾,通過不斷的鼓點及Bass穩定音群,電吉它適時的勾勒,表現出生命力及迷幻的色彩。接著看到《夢中人》其中一段歌詞: 「陌生人怎樣走進內心,製造這次興奮,我彷似跟你熱戀過,和你未似現在這樣近」,更加襯托劇中阿菲的角色特性:神經質、沉浸在夢遊世界,那嬉皮式的無所謂態度下所隱藏的其實是對於663的在意與關心。故事的最終他們相約在加州,只是不同個加州,一年後的相遇,導演使用的音樂仍是那首〈California Dreaming〉,《重慶森林》第二個故事的音樂可以說是以這首為主軸,一以貫之,其他音樂相較之下則是加強在阿菲的角色刻畫上罷了。

  王家衛在《重慶森林》中使用音樂的手法精巧,豪不廢話,音樂不只為烘托情緒而出現,凡是出現,皆有意義,使用的曲子不多,卻每首都可以是一個故事,此為重慶森林除了許多經典口白、數字和時間的強調堅持、強烈導演風格、時間故事敘述方式、符號代表性的運用外,「音樂在電影裡亦是故事,故事亦是音樂」,音樂的使用不光是陪襯,也賦予影像、情節、內容意義,兩者融為一體,乃《重慶森林》在王家衛的執導下,最為精巧之處。

 

 

以上轉貼自

 

 

歡迎對酒店有興趣的水水們來找酒店經紀小言

公司對於外縣市的美眉有宿舍可以住,只要年滿十八歲

持有想賺錢的那份熱忱,給妳一個高薪的工作及酒店兼職酒店打工的機會

短期還清負債,改善生活品質,快速累積財富,完成夢想與目標!

咨詢專線:0909-673-437 (24H、小言)

面試時間:早上11點到晚上21點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民權西路20號4樓之1

(民權西路捷運站8號出口)

LINE:cc6968

89912.jpg

公司網址: http://follow-me.com.tw/index.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酒店經紀-小言 的頭像
酒店經紀-小言

風格酒店經紀小言

酒店經紀-小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